苏-蒂尔

早在 2014 年,我母亲就接受了双肺移植手术。从那时起,她和我们全家都成了器官移植的倡导者。不幸的是,一场感染夺走了她的生命,她在去年失去了生命。我们非常感谢捐赠者的家人,感谢他们在可怕的情况下做出的无私奉献。我们为她多争取了 3 年的时间。我们非常想念我的母亲,并将继续她的使命,让我们的家人朋友成为器官捐献者。

梅丽莎-坎菲尔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