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斯温尼奇

多亏了一颗心脏,我丈夫才从死亡线上挣脱,并在移植后又活了近 14 年。吉姆接受移植手术时,我们的儿子还是一年级的小学生,吉姆去世时,他已经是一名大三学生了。这份礼物对我们家来说简直是无价之宝!

珍妮特-斯温尼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