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的故事

凯瑟琳和劳蕾尔,活体捐献者和受捐者

活体捐献者凯瑟琳和捐肾受者劳蕾尔

劳蕾尔天生乐观,精力充沛,一直是个积极进取的人。劳蕾尔是丹 (Dan)、弗雷德 (Fred)、休 (Hugh) 和杰克 (Jack) 四个哥哥的小妹妹,多年来与家人分享了许多美好的经历。不幸的是,她和家人也共同经历了一些不那么美好的事情:患上了威胁生命的遗传性肾病。

多囊肾(PKD)是一种遗传性疾病,通过基因从父母传给子女,损害肾脏,并可能导致肾衰竭。1988 年,26 岁的劳蕾尔被诊断出患有 PKD,但她始终保持乐观,并有意识地努力让生活继续向前。在接下来的九年里,她定期去看 PKD 专家,同时保持全职工作,并顺利生下女儿阿丽莎。后来,劳蕾尔突然感觉很糟糕。

2007 年的一次就医发现,劳蕾尔的血压高得非常危险,肾脏的功能也只有 40%。劳蕾尔的医生继续监测她的病情,但一年后,她急剧下降的健康状况让劳蕾尔一直疲惫不堪。

修剪草坪让她不堪重负,走路锻炼也不再是她的选择。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劳蕾尔的肾功能不断下降,疲惫感也与日俱增,最终只剩下 5%。此时,即使是去杂货店买东西这样简单的事情也会让她喘不过气来,之后还需要打个盹。劳蕾尔每天只能从沙发到床上来回走动。

"我能够反击,"劳蕾尔说,"但我必须睡觉,睡觉,睡觉。"

2012 年 12 月,劳蕾尔在全国肾移植等待名单上被列入肾脏移植名单,并在此后不久开始接受透析治疗。劳蕾尔尽力不让病情影响日常生活,但这并不容易。在女儿高中毕业那天,劳蕾尔病得很重,护士想用救护车将她送往医院,但她拒绝了。劳蕾尔几乎不能下床穿裙子,但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在阿丽莎拿到毕业证书时在场,她做到了。

就在劳蕾尔等待接到已故捐献者捐献匹配肾脏的电话时,她接到了另一个电话。一位素未谋面的妇女住在几英里之外,她想把自己的一个肾脏捐给劳蕾尔。

凯瑟琳在南卡罗来纳州和她最好的朋友朱莉一起参加了一场支持器官、眼睛和组织捐献的比赛,当时她发现前面有一位年长的先生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他是为了纪念心脏捐献者而跑步。那天是个雨天,凯瑟琳不太喜欢跑步,也没有什么动力。看到那个男人带着他的新心脏奔跑,凯瑟琳得到了继续坚持并完成比赛所需的灵感。这种激励还引发了凯瑟琳的其他想法,在比赛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凯瑟琳一直念念不忘:她想了解活体捐献。

凯瑟琳询问了曾将自己的一个肾捐献给丈夫(劳雷尔的哥哥)丹的朱莉的活体捐献经历。她们还讨论了劳蕾尔目前正在等待肾脏的意义。后来,凯瑟琳发现劳蕾尔仍然惦记着她。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来帮助她。

凯瑟琳以前曾想过有一天她可能会愿意捐肾给别人,但她从未想过可能是捐给一个她不认识的人。此外,作为两个年幼儿子的母亲,她即将在今年秋天开始新的职业生涯,成为一名中学科学教师,因此活体捐献的时机并不理想。尽管如此,凯瑟琳还是采取了行动,向朱莉询问劳蕾尔的血型是否匹配。一经确认,凯瑟琳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她拿起南卡罗来纳州的电话,联系了德克萨斯州的劳蕾尔,向她介绍了自己,并向她提供了一个肾脏。

* * *

劳蕾尔和凯瑟琳在得克萨斯州的机场首次见面,并深情拥抱。劳蕾尔和她的丈夫热泪盈眶,连声道谢,对凯瑟琳的慷慨大度敬佩不已。随后,凯瑟琳接受了全面的检查和分析,为即将进行的移植手术做准备,并于 6 月份再次来到得克萨斯州,为劳蕾尔捐献肾脏。

"劳蕾尔回忆说:"移植手术后,当我醒来时,我的家人都很惊讶。我的脸上又有了血色。我看起来不再像一具尸体了"。

劳蕾尔不仅气色立刻变好了,而且感觉也明显好转。三天后,劳蕾尔从医院回到家,她下了车,开始在自家附近的街道上走来走去。仅仅两周后,劳蕾尔就坐上了飞机,帮助女儿搬进了大学一年级的宿舍。

"劳蕾尔说:"由于我的疾病,我错过了女儿生命中的许多重要时刻,能在她身边帮助她和装饰她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的移植手术意味着我不必再错过另一个里程碑"。

对于凯瑟琳来说,她的丈夫坚定不移地支持她的捐献决定,并在她离开时照顾他们的孩子,这意味着整个过程对每个人来说都尽可能地顺利。凯瑟琳在得克萨斯州接受手术初步恢复后,就回到了南卡罗来纳州的家中,并立即启程去海边度假。不到两周后,凯瑟琳就迎来了开学第一天,开始了她新的教学工作。

凯瑟琳说,自从捐献肾脏后,她感觉自己 "完全正常",这一点从她充实的生活中就可以看出来。除了教书和抚养儿子,凯瑟琳还加入了一个萨尔萨舞表演团体,并在向劳蕾尔捐献肾脏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首次参加了半程马拉松比赛。

"不管生活有多疯狂,这都是可以做到的,"凯瑟琳强调说。"这是别人的生活......你得到的比失去的多得多。

如今,劳蕾尔重新焕发了活力和力量,继续茁壮成长。她经常去健身房锻炼,经营着一个慈善基金会,并积极做志愿者,鼓励人们登记成为捐献者,同时也考虑成为活体捐献者。

劳雷尔和凯瑟琳通过她们的捐赠和移植经历建立了强大的联系。两位女士至今仍经常联系。劳蕾尔说,如果没有凯瑟琳,她觉得自己不会活着,她认为凯瑟琳的慷慨捐赠不仅挽救了她的生命,还挽救了劳蕾尔的家庭。

"因为凯瑟琳,我们重新规划生活,"劳蕾尔说。"凯瑟琳是一个美丽的灵魂。

如何启动程序

要通过活体捐献帮助他人,请与他(她)和其所在的移植项目进行沟通。要成为非定向活体捐献者,请联系移植中心,了解他们是否有此类捐献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