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比赛

维姬-丹尼斯

图片说明

我和我的活体捐献者一起庆祝我们的第一个生命捐献月!我们把这些花染成了蓝色和绿色,并拍摄了这些照片,为这个令人兴奋的宣传月做准备。

我的故事

2020 年,我的人生发生了急转弯,27 岁的我因肝功能衰竭而面临住院治疗。我曾经对未来的乐观和兴奋突然被死亡的严峻现实所取代。诊断结果显示,我同时患有 PBC(原发性胆道结石)和 AIH(自身免疫性肝炎),肝脏不可逆转地出现了肝硬化。27 岁时,我的预后是大约五年后肝脏完全衰竭。延长我生命的唯一可行方案是肝脏移植,这需要用活体或死体捐赠者的健康肝脏替换我的整个器官。器官捐赠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概念,"移植 "这个词让我不寒而栗。这怎么可能发生在我身上?

在医生的建议下,我耐心地等待了几年,直到病情恶化,才积极寻找活体捐献者。终于,在 2023 年,我找到了匹配的捐献者。尽管对我的丈夫、兄弟和儿时的朋友进行了测试,但他们都因为血型、已有病症和器官解剖结构等各种原因被取消了资格。回到原点,时间不多了,2023 年 5 月佐伊生日那天,我与她共进了一次关键的晚餐。我和佐伊分享了在年底前完成移植手术的目标,没想到有人,尤其是佐伊,会主动提出为我捐献器官。但是,就在那天晚上,佐伊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了测试,而且她再也没有回头。

请求他人做出如此无私的举动是一项巨大的挑战。成为肝脏捐献者需要接受潜在的风险、忍受漫长的手术以及三个月的艰难恢复期。佐伊的无私奉献精神和积极主动的报名态度令人难以置信。从那时起,我们的友谊迅速加深,从那时起,她就成了我的姐妹。

在整个移植过程中,佐伊坚定不移的支持和积极乐观的态度让我在每一步旅程中都找到了快乐。在移植前的准备过程中,我们一起在社交媒体上热心宣传器官捐献,一起享受观看《黄金单身汉》的女生之夜,一起在万圣节穿上巨大的肝脏服装,甚至一起加入了贝坦克联盟,在我们准备手术的过程中,贝坦克联盟逐渐发展成为一个为我们提供支持的不可思议的社区。

佐伊确实非同寻常。她无所畏惧的精神和积极乐观的态度,将原本可怕的旅程变成了舒适甚至令人兴奋的旅程。现在,她已经成为我生命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我的肝脏姐妹和一生的挚友。我们的共同目标是一起参加纽约马拉松,支持器官捐赠....,但那是几年后的事情了😊。

类别